第七章:三才

【解读】
 
这一章是继“五孝”以后,孔子进一步显明孝道之含义,以天、地、人“三才”作为章名。
 
【原文】
 
曾子曰:“甚哉,孝之大也(1)!”子曰:“夫孝,天之经(2)也,地之义(3)也,民之行(4)也。天地之经,而民是则之(5)。则天之明(6),因地之利(7),以顺天下(8),是以其教不肃而成(9)。其政不严而治(10)。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(11),是故先之以博爱(12),而民莫遗其亲(13);陈之以德义(14),而民兴行(15);先之以敬让,而民不争。导之以礼乐,而民和睦(16);示之以好恶,而民知禁(17)。《诗》云:‘赫赫师尹,民具尔瞻。(18)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
曾子听了孔子所讲的孝道后,赞叹地说:“啊,孝道的意义实在太大了!”孔子说:“孝道,犹如天地运行恒常不变,犹如大地利益万物,这是人最为根本的德行。天地这种不变的法则,人应该效法它。仿效上天光明普照,依照大地所出产的物品,用来治理天下万民。因此其教化不需要严肃的态度就可成功,政令无须靠严厉的手段推行而天下大治。先王看到这样的教化可以转化人心,所以率先实行孝道,博爱大众,使百姓不会遗弃双亲;再来陈述道德仁义,让百姓心生仰慕,愿意效法;先行礼敬谦让,做出表率,使百姓不会互相争斗;再以礼乐来引导,让百姓身心和谐,和睦相处;指示人民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坏的,人民就知道禁令而不违犯了。《诗>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上说:‘助君行化教民的尹氏,真是民众仰望的好模范。’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甚哉,孝之大也:甚,很、非常。哉,语气词,表示感叹。大,伟大,此处主要指孝道内涵的广博和意义作用的广大。
(2)经:常规、原则。指永恒不变的道理和规律。
(3)义:适宜,态度公正,合理合法。
(4)行:行,履行,实行。
(5)而民是则之:是,指示代词,复指前文之“天地之经”。则,效法、作为准则。
(6)则天之明:仿效天上的日、月、星辰给民众以温暖和光明。
(7)因地之利:君主有指导农业生产的任务,故需考虑如何充分利用土地,以获得最大的收益。
(8)以顺天下:以顺应天下人心。
(9)是以其教不肃而成:是以,因此。其,指天子诸侯。肃,指用严厉惩治的办法去强制民众接受。成,成功、成就、达到目的。
(10)其政不严而治:政,政治、政事。治,治理,即天下太平、社会安定。
(11)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:先王,已逝世的帝王,此处指夏禹、商汤、周文王、周武王等圣王。教,教化,指思想道德和行动的感召。化,渐变,指民众受统治者行动的感召而逐渐向孝义和善变化。
(12)是故先之以博爱:是故,因此。先,率先实行,带头去做,为民众做出榜样。博爱,广泛地实行仁爱、泛爱众人。
(13)民莫遗其亲:遗,遗弃、遗忘。亲,指父母。
(14)陈之以德义:陈,广布、陈说。言统治者率先陈说道德之美、正义之善。
(15)民兴行:兴,起。行,实行。言民众都会自动地讲道德、行义举。
(16)而民和睦:人民因此而和顺亲睦。
(17)示之以好恶,而民知禁:示,拿出来给人看,使人明白。好,喜好和提倡的。恶,厌恶和反对的。禁,禁止,即不许做的非法的事。
(18)诗:引自《诗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,赫赫,光明盛大的样子。师尹,周朝三公之一,太师尹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