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开宗明义

【解读】
 
这一章是全书的纲领,开示孝道的宗旨,阐述了孝的三个层次:开始于侍奉父母,扩大到为国家、为人民服务,最终是成圣成贤,回归本善。
 
【原文】
 
仲尼居(1),曾子侍(2)。子(3)曰:“先王有至德要道(4),以顺天下(5),民用和睦(6),上下(7)无怨。汝(8)知之乎?”曾子避席(9)曰:“参不敏(10),何足以知之(11)?”子曰:“夫(12)孝,德之本也(13),教之所由生也(14)。复坐(15),吾语汝。身体发肤(16),受之父母(17)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立身行道(18),扬名于后世,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。夫孝,始于事亲,中于事君,终(19)于立身。《大雅(20)》云:‘无念尔祖(21),聿修厥德(22)。’”

【译文】
 
孔子在家里闲坐,他的学生曾参在旁侍坐。孔子说:“古代的圣王有至高之德、切要之道,用以顺天下人心,使人民和睦相处,上上下下都没有怨恨。你知道先王的至德要道是什么吗?”曾子离席而起,恭敬地回答说:“学生曾参愚昧,怎么会知道呢?”孔子说:“孝,是德行的根本,一切教化都从这里生发开来。你坐下,我现在就跟你讲!人的身体以至每一根毛发和每一块皮肤,都是父母给予的,应当谨慎爱护,不敢稍有毁伤,这是实行孝道的开始;以德立身,实行大道,使美好的名声传扬于后世,以光耀父母,则是实行孝道的最终目标。所以实行孝道,开始于侍奉双亲,进而在侍奉君主的过程中得到发扬光大,最终的目的就是成就自己的德业。《诗经·大雅》说:‘常常怀念祖先的恩泽,念念不忘继承和发扬他们的德行’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仲尼居:仲尼,孔子的字。居,闲坐。
(2)曾子侍:曾子,名参,字子舆。侍,卑者侍奉在尊者之侧。侍有坐有立,此处当为侍坐在侧。邢《疏》中说:“夫子以六经设教,随事表名,虽道由孝生,而孝纲未举,将欲开明其道,垂之来裔。以曾参之孝,先有重名,乃假因闲居,为之陈说。自标己字,称仲尼居,呼参为子,称曾子侍,建此两句,以起师资问答之体,似若别有承受而记录之。”
(3)子:本为古代男子的通用美称。
(4)先王有至德要道:先王,指古代的圣德之王,如夏禹、商汤、周文王、周武王。至德,最美好、最高尚的德行,即指下文之孝行。要道,最重要的道理。
(5)顺:顺从,使天下人心顺服。
(6)民用和睦:用,因而,由此。和睦,和,协调、融洽;睦,相亲。
(7)上下:指各种人之间。古代为等级社会,人与人之间有上下尊卑的等级区分。
(8)汝:你。此处指曾参。
(9)避席:离席而立。曾参本侍坐于侧,因孔子问话,曾参为表示对老师的恭敬,因而起身离开坐席,站立回答。
(10)不敏:敏,聪明、睿达、有智慧。不敏,为曾参自谦之词,犹言愚钝、鲁钝。
(11)何足以知之:足,够得上、配得上。此处为曾参自谦之词。邢《疏》言:“又假言,参闻夫子之说,乃避所居之席,起而对曰:‘参性不聪敏,何足以知先王之至德要道之言义?’”
(12)夫:发语词。
(13)德之本也:本,根本。邢《疏》言:“此依郑注,引其圣治章文也。言孝行最大,故为德之本也。德则至德也。”邢《疏》云:“《正义》曰:云‘孝者,德之至,道之要也’,依王肃义,德以孝而至,道以孝而要,是道德不离于孝。殷仲文曰:穷理之至,以一管众为要。”
(14)教之所由生也:教,指教化。邢《疏》言:“《正义》曰:此依韦注也。案《礼记·祭义》称曾子云‘众之本教曰孝’,《尚书》‘敬敷五教’,解者谓教父以义,教母以慈,教兄以友,教弟以恭,教子以孝。举此,则其余顺人之教,皆可知也。”
(15)复坐:复,重新。因曾参回答问话后仍然站立着,故让其重新坐下。
(16)身体发肤:身,头颈胸腹。体,四肢。发,身上的毛发。肤,皮肤。
(17)受之父母:受,接受。指子女的肉体是父母给予的。
(18)立身行道:立,树立、成就。立身,树立自身于天地之间,指有崇高的道德修养,成就功名与事业。行道,实行天下的大道。
(19)终:最后,老年时,或言指孝道的终极阶段、最高要求。
(20)大雅:下引诗句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《文王》为大雅中的一首诗歌。
(21)无念尔祖:无,发声词,无义。念,想念。尔祖,你的先祖。
(22)聿修厥德:聿,语助词。厥,代词,其,指文王。